高译倩:地产“红娘”一路坎坷一路微笑

来源:本网 发布时间:2015-05-20 10:03:19
浏览次数:
-

在一套待出租的房子里,高译倩(右)向客户介绍房屋的通风采光情况。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肖雄

在一套待出租的房子里,高译倩(右)向客户介绍房屋的通风采光情况。摄影:南方日报记者肖雄

清晨的微风从湖面吹来,凉意阵阵。湖边的茶餐厅里最靠边的位置上,坐着身影单薄的高译倩。她喝着刚点的咖啡,安静地看着过往的人群。

和数以万计的漂流在广州的异乡人一样,高译倩并没有多远大的抱负,只求在这座大城市过上比以前更好的生活。她出生在肇庆广宁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大专刚毕业就只身来到广州打拼,一待就是13年。

刚来的那几年,为了吃饱饭、不亏欠房租,高译倩几乎每天都在没日没夜地工作。曾经多次走投无路,靠着一碗3元钱的酸辣粉就过一天的她,应该想象不到今天自己在广州有车有房,还能悠闲地坐在茶餐厅喝一上午咖啡。从20岁到32岁,高译倩用一生中最青春的年岁在广州打拼,成功完成了从一个懵懂的乡下妹子到一名都市白领的蜕变。

“顶工”来到广州却爱上了它

2002年,家境贫寒的高译倩,一路半工半读读到大专毕业时,原本想去深圳找工作赚钱养家。不料,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让她到广州帮他“顶工”,只要15天,还有工资拿。高译倩也没多想,就上了开往广州的大巴,带着3件衣服只身来到番禺,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

来到广州,租了房子安顿下来后,高译倩的口袋里的钱已所剩无几。第二天,朋友带她见过老板,匆忙交待一下工作便离开了。40多岁的男老板,把一摞账本摆在她面前,承诺做得好就给800元的月工资。高译倩二话没说,埋头算起账来。

老板做的是家具和灯饰的生意,有3家分店,开着当时最高档的进口车。“当时那样的车在广州也只有3辆。”这种前所未见的富裕深深震撼了年纪轻轻的高译倩,她拿出从小养成的那股干劲,每天早上8时半第一个赶到公司,一直工作到晚上9时最后一个离开,晚上还会批发鲜花到步行街上售卖。

这样的工作持续了几天,每天她回到出租屋,已经累得不想动。那时恰好到了中秋节,思乡的愁绪和生存的疲惫感猛然涌上她的心头,想着这是第一次在外过中秋,泪水很快模糊了她的双眼。

在公司,高译倩每天需要整理的账本很多,慢慢地,她算账的速度快了起来,工作也应付自如。办公室在一楼,外面就是大卖场,不愿闲着的高译倩总是会盯着卖场上的销售人员,边看边学。“有一次,我觉得一个人销售做得不太好,就试着出来帮他。”高译倩的无心之举却促成了那桩买卖的成功。老板在一旁签着单子,提议让她试着做销售。

那天后,高译倩每天都跑到卖场,跟着同事一起招揽生意。起初,她还带着些许的生涩和胆怯,不敢和客人搭话。但不服输的性格令她很快就摆脱这种不适,生意也越做越火。

一个月后,老板开始让高译倩掌管所有分店的销售和业务。“最高峰的时候,我掌管了4家分店,每天要做17本账本。白天在商场卖灯饰,晚上就在公司算账。每个星期还要跑两次顺德拿货。”高译倩的工作很辛苦,月工资却被克扣到只有300元。“每餐只吃3元钱的快餐,从来都没有一分钱剩下。”

但是,高译倩并不像刚来时那么地想家了,她已经爱上了广州;而且,“越苦的工作,越能学到东西。”才20岁出头的她已经能够熟练地和客户打交道,进的货又好又便宜,公司也管理得井井有条。这些,后来都被她运用到了做房产中介上。

屡遭挫折,愈挫愈奋

2004年,身体一直不大好的父亲不幸去世,为了办丧事,高译倩欠了亲戚朋友不少钱。为了还债,她没有回到之前的公司,而是选择到番禺另外一家公司卖摩托车。

“底薪是2000元,卖一辆摩托可提成700元到800元”,高译倩这才知道,原来在广州做销售平均月工资可以达到4000元。为了寄多一点钱回家,高译倩还在市桥的步行街上租了一个地摊卖睡衣。回忆起那时的生活,高译倩连说了好几次“真的很累很累”。因为本钱不多,进不了多少货,所以,她三天两头就得跑去沙河批发市场拿货。晚上摆地摊到10时,然后凌晨赶到沙河,第二天早上8时又赶回来卖摩托车。“当时同事经常见到我去厕所,那都是躲在里面偷偷睡觉。”

后来,她认识了一个男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小店面,小日子也过得甜甜蜜蜜。可是,不料男友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欠了别人不少钱,还被追债追到店里。生意做不成了,男友也跑了,高译倩关了小店,揽下了男友的全部债务。“那段时间,真的是我人生的最低谷。”离开男友的时候,她钱包里只剩下70元。

高译倩走投无路,只得寻找新的工作,在友谊商店做一名柜台销售。她没钱吃饭,每天只有饿肚子,一天最多吃一碗酸辣粉。房租也交不起,只好向房东求情。就这样苦苦熬了一个月,终于等到了1980元的工资。高译倩饿了太久太久,一拿到工资就兴奋地揣着100元出门吃东西。可是当她摸着鼓鼓的肚皮回到出租屋时,却发现房子被小偷洗劫一空。她再次陷入了没饭吃和没钱交房租的境地。

所幸,在这些贫困潦倒的日子里,高译倩遇到不少好心人。朋友借给她10000元还当面就把欠条给撕毁;有一位老师把存有14000元的信用卡寄给她救急;本来追债的朋友看到她没钱饿肚子,还反过来请她吃饭。“如果没有这些好心人,我根本撑不到现在。”回忆那段日子,高译倩一直心存感激。

“一张白纸”进入房屋中介行业

2007年4月8日,高译倩在邻居的推荐下,去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面试。面试她的人,就是她日后的师傅李文强。李文强看着眼前这个带着一点生涩却勇气十足的小女生,决定让她隔天就来上班。

在中介公司,每一名员工都被要求穿正装上班。但是高译倩却有些发愁,每月的工资不是用来交租了,就是拿来帮前男友还债了,哪还有买正装的钱?就在她和同事小眼瞪大眼的时候,李文强递过来1000元。才上班3天的高译倩愣住了,不好意思地拿过钱,去了上下九路,买了人生中第一套职业装。

开始新工作的那段时间,每天师傅都开着摩托车,载着高译倩,车一开到祈福新邨门口,就把她“丢下”,让她自己“扫街”:“有多少区、多少街,每个单位的面积多大,哪些单位是要租出去、哪些要卖出去?”她一个人围绕着这条“中国第一村”,走了一圈又一圈。一个星期后,她终于回答了师傅的这些问题,原本白皙的皮肤也晒黑了。

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房地产中介,不仅要了解盘源,“嘴上功夫”同样重要。在师傅的指导下,高译倩开始练习“打电话”,学习怎么跟客户沟通。每天下班后,高译倩必须回到公司“打电话”,直到晚上10时才坐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另一方面,一有空她也跟着其他同事出去看房,“看看别人是怎么跟客户说的”。就这样,“白纸”一样的高译倩开始熟悉中介这一行,“中介就是平衡买卖双方,促成愉快交易的”。

高译倩很快就上手了,生意一单接着一单。“大部分客户白天都在上班,只有晚上才有时间看房。”为了配合业主和客户,高译倩经常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不少客户都对这个心直口快的热心姑娘称赞有加。而她,却把这些都归功于自己的师傅。但一年后,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场病,她不得不辞去工作。

凭着良心做中介她收获了友情

2009年,休养了一整年的高译倩来到一家大型房产中介公司工作。对她而言,一切又要重新开始。

入职两个月,她没有“开出一张单”,“我不是没去谈,只是每次一到签合同时总会出点事。”2009年是楼市最好的一年,周围很多同事都大把大把地赚钱,买房买车。一向乐观的高译倩几乎认命了。

她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9月30日。如果那时再开不出一张单的话,她就辞职不干。因为,再过几天,公司就会组织大家去旅游,而自己根本没帮公司赚到钱,怎能享受这种福利呢?9月28日,高译倩终于开出了来到新公司后的第一张单。

“我很较真,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高译倩这样说自己。

她的确很较真,作为一名房产中介,她却不喜欢吃差价,更不喜欢收太高的佣金。一套市价100万元的房子,业主想要卖出去,她不会跟客户说,这套房子值105万元,以赚取更高的佣金。以至于同事觉得她“没有赚钱的心”。她倒觉得无所谓,觉得“多跑几张单,生活够用就可以。”

她还觉得自己有一个“缺点”,心软。

看着来买房的客户,很多都是买婚房,还要贷款,高译倩心软了。一个人跟单的时候,大部分只收1个点的佣金,而行情一般是最低收1.5个甚至两个点的佣金。

去年,一对老夫妻找到她,想帮儿子买房,28万元首付,打算买一套两房的。高译倩看着老人,心又软了,不仅帮他们找到一套3房的单位,而且首付只要20万元。“哎呀,他们高兴得不得了,之前他们想都不敢想。”她捂着嘴,乐呵呵地说。老夫妻的儿子是工程师,常年在外出差,回来拿钥匙入住的那天,竟打电话给高译倩问:“我的房子在哪?”这让她哭笑不得。

去年底,高译倩也买了房,地址就在那位工程师隔壁。两人也成了朋友。

这位“傻傻”的工程师,只是高译倩众多客户朋友中的一位。而一对香港夫妇甚至把她当成了“亲生妹妹”。高译倩现在住的房子,首付就是他们先垫的。

其实,接不接受那对夫妇帮垫首付的好意,她考虑了好几个月,觉得“人情很大,很难受”。那位太太劝导她:“我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想让你做房奴啊。”高译倩只好答应了。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些铁杆客户朋友,高译倩也答不上来,只记得客户说她为人老实,说到做到。“最开始是朋友介绍她,因为人很爽快、很热心,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不是那种骗人的中介。”采访时,那位工程师对高译倩赞不绝口。

非亲非故,也得到她的帮助

“阿姨,这些年你辛苦了,在我们心中,你不单单是阿姨,更像是妈妈。”这是去年中秋节,高译倩生日时,两个外甥在送给她的手工巧克力上写的心形便利贴。

6年前,高译倩的二姐夫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这让二姐家的生活更加艰难。2011年,二姐带着哭腔打电话给她,哭诉孩子要读书,自己却没钱供。“姐妹都已结婚,有家要养,就我单身一人,一世人两姐妹。”高译倩便挑起了供外甥读书的担子。每个月,高译倩都会给两姐弟每人1000元生活费。两年前,外甥女还想继续进修大专学历,高译倩欣然答应。

不仅对家人如此,高译倩也十分热衷于公益事业。

两年前,高译倩跟着香港一个慈善机构去韶关武江区扶贫。那一天,他们驱车5个小时,带着自己买好的文具和生活用品,去到当地的县城,进行爱心家访。

家访时,村里贫困的环境让高译倩想起了小时候家里的情况。有一户家庭,奶奶带着两孙女生活,家徒四壁。两姐妹的父亲常年出外打工,很久都没有回来了。高译倩感触很深,由此开始热心公益。

去年,高译倩远在天津的老同学找到了她说,其朋友的儿子,不到3岁就不幸患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让本就拮据的家庭瞬间陷入绝望。高译倩当即把这个消息发在朋友圈上,她的客户、同行和朋友,以及那对香港夫妇,看到之后纷纷捐款,一夜之间就筹集到几千元,这令她大受鼓舞。她立刻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回到家乡奔走于民政部门和慈善组织之间,期望可以为小朋友争取到更多援助。后来,她在堂妹的帮助下联系到县里的阳光志愿者协会,并通过该协会进行呼吁,最终筹到1.5万多元的善款。

来广州13年,高译倩做过财务、卖过摩托车、摆过地摊、做过售货员,数次一无所有,一段恋情让她陷入人生最低谷,要靠借贷过日子。如今,靠着一双手,她还清了巨额债务,有了自己的一套房子、一辆小汽车,去年还和朋友去了一趟韩国旅游。她的手机铃声是“阳光总在风雨后”,她微信账号的个性签名写着“要活得比以前好,不是活得比别人好”。

看来,她做到了。

(来源:2015年5月20日《南方日报》AⅡ08版)

地址: 荔湾区荔湾路147号 邮政编码: 510000 政府服务热线:020-12345

主办单位:广州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  粤ICP备18148043号 网站标识码:4401000089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548号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访问总数: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