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武:永不停歇的舞者

来源: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 发布时间:2014-11-19 14:29:00
浏览次数:
-

彭武

彭武

早就桃李满天下的彭武仍将自己的全部心血投注于舞蹈教学中。

早就桃李满天下的彭武仍将自己的全部心血投注于舞蹈教学中。    每一个星期天,越秀区礼兴街8号的一间舞蹈室里,总会传出悠扬的芭蕾舞曲,这是专属于广州五洋少儿芭蕾培训中心校长彭武和他的学生的舞蹈世界。从培养出“东方芭蕾公主”邱思婷开始,彭武一直致力于舞蹈教学,教出了无数个热爱跳舞的演员。

彭武扎根广州已有30个年头。来到这座城市之前,他用了整整15年,踩着舞步从贵阳兴仁县青底公社跳到广西河池、北京、湛江、最后来到了能够承载他梦想的广州。期间,他的梦一次次幻灭、又一次次激起——只要音乐一响起,他又投入地跳了起来。

这是一位真正的舞者,无论是自己跳舞还是教别人跳舞,他都倾注了极大的心血。

一定要跳到大城市去

“当年身体上吃的苦其实都不算苦,那种看不到希望的苦闷才折磨人”。在那种令人心生绝望的环境里,他挣扎着,不肯停下梦想。他喜欢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因为这总能让他想起那段与命运抗争的日子。

彭武出生在贵阳,七八岁时,喜欢到歌舞团看邻居练功,边看边跟着学翻跟头。12岁那年,因为跟头翻得好,他被体操队的教练看上,选拔到贵州省体操集训队。如果不出意外,凭借他过人的天赋和要强的性格,一定会有所成就。

但入队第七天,父亲被下放到农村,彭武不得不离开体操队,跟随父母亲去到偏远的农村。这个变故犹如晴天霹雳,击中了他内心萌芽的体操梦。

重新回到学校后,他的心思也不全在读书上。为了到兴仁县城看宣传队的舞蹈表演,他要走上一天的山路,坑坑洼洼的路能把脚上的鞋磨出好几个洞。即便如此,他依旧坚持要去。放学后他就经常一个人在操场的一角,反复模仿从歌舞团看来的动作。加入到文化宫的宣传队后,他开始跟着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老师学习舞蹈。那时起,他开始梦想着当一名舞蹈演员。那一年他15岁。

他努力地跳着,舞着,每一个动作都投入了热情。当他觉得自己离舞台越来越近的时候,却因身高不够先后被两个歌舞团拒之门外。现实如此残酷,他仍不肯死心,演员梦像是无法驱除的心魔。

“当年身体上吃的苦其实都不算苦,那种看不到希望的苦闷才折磨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亲戚介绍他到河池歌舞团试试。没来得及告诉家里人,他就带着介绍信冲到了河池。“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这是当年考取河池歌舞团时他跳的舞曲,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记忆犹新。那首曲子承载了他最初的舞蹈梦。

在河池歌舞团跳了一年,他就跳不下去了。“那个地方太小了,一根烟都没抽完就走到头了”。他要到大城市去,去北京去上海去广州,只有这些大城市才能让他自由自在地舞蹈。

演员梦破碎的声音

在舞蹈教学的过程中,彭武逐渐开始获得一些在北京不曾有过的掌声和认可。成为一个伟大演员的梦想破碎了,但另一个梦想,逐渐在彭武的心中树立起来:要做一名优秀的舞蹈老师。

彭武第一次来到大城市北京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对生活全新的期盼。

“最初的时候总是很疯狂,觉得自己一定要做很伟大的演员。”1979年,还在河池的彭武联系到中央芭蕾舞团进修两年。那两年是他年轻生命的荣光和梦想。彭武开始系统地接受芭蕾舞的培训,和专业团队一起上课,从优秀舞蹈老师的讲解和表演中,学习到芭蕾舞的精髓。

凭借着年轻人的一股冲劲,他不断地学习,从多方汲取养分,没日没夜地旋转、舞蹈。这个时候的彭武,物质极度匮乏,曾经为了节省2毛钱而和友人在公交车上逃票,也曾为了补充营养用粮票去换鸡蛋。但他的精神生活却乐观而向上:一心做着演员梦的彭武,觉得只要能在中央芭蕾舞团继续学习,心里就是满足和幸福的。

但在北京的两年,同样也是彭武年轻生命的巨大转折点。在中央芭蕾舞团呆得越久,彭武的自卑感就越强烈。外在身高条件的限制,让彭武预感自己的演员梦,要碎了。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反复敲击着彭武脆弱的神经。“梦碎了,我该何去何从呢?”

一次偶然的机会,彭武通过团里朋友的介绍,被借调到了广东湛江歌舞团。在这里,彭武接触到了一份全新的事业:舞蹈老师。他开始充分运用北京中央芭蕾舞团所学,编舞、排舞,把他对芭蕾舞的理解贯穿在舞蹈的全过程。在舞蹈教学的过程中,彭武逐渐开始获得一些不曾有过的掌声和认可。

湛江歌舞团经常有去广州出差教学的机会。1983年,26岁的彭武得到越秀区少年宫的邀约,请他来广州任教少儿舞蹈。对于一心想去大城市发展的彭武,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但同时他又面临着更大的难题:来越秀区少年宫任教,需随户口档案一同调入。但当时由于各种原因,一纸调档函,难倒英雄汉。多方求助无果的情况下,彭武的心情越来越沉重。舞蹈的才华放在大城市里才能发光,反之在小地方,只能变成一颗碍眼的赘疣。他不想再回去。

好在遇到父亲的战友,爱惜他才华的同时,给予他莫大的帮助,这让回到河池办理调档手续的全过程变得顺利。拿到调档函后,彭武认真地用针线把它缝进了衣服的夹层里,小心地呵护着这份珍贵的,通往另一个舞台的敲门砖,坐了整整36个小时的火车,奔向广州。

1984年初,彭武终于在大城市广州扎根,开始了他少儿教育最初的十年拼搏。

让孩子们学会优雅与美丽

自己无法实现的梦,要让别人实现,彭武决定退居幕后,当一个造梦者。他给孩子们听谷村新司,听贝多芬的交响曲,坚持用优雅培养优雅,用美打动美。

“我就是要当老师,但是能做到多好,我不知道。”自己无法实现的梦,要让别人实现,彭武决定退居幕后,当一个造梦者。

拿到调档函,彭武来到越秀区少年宫工作。少年宫的宿舍在南方剧院后面的巷子,彭武挤在3平方米的空间里,除了床只能摆下一个柜子,每晚睡觉都伴着楼板“嘎吱嘎吱”的响声。彭武不觉得苦,反而睡得踏实。

那个年代,没有年轻的男孩从事儿童舞蹈教学,彭武算得上第一人。他倾尽所学,深受学生的喜爱,但彭武始终觉得少了什么。直到1987年,他邂逅了现代舞。现代舞崇尚随性大胆、兴之所至。彭武带自己的学生参加演出,机缘巧合看到广东现代舞团的表演。彭武被深深震撼,他第一次看到舞蹈可以这么跳,彼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我一定要进这个团学舞。”彭武在此之前已学过古典舞、芭蕾舞、民族舞,但他总觉得没有机会。“男舞者身高要求动不动就是一米八,都不适合我。”

以越秀区少年宫代培老师的身份,彭武开始了在现代舞团系统的3年学习。广东现代舞团代表了前卫与影响力。杨美琪领队,由美国引入舞蹈理念,国外四大流派的顶级专业舞者亲自教学。当时,现代舞团集结了一批优秀舞者,金星、王玫都是舞团的学员。

彭武周一到周五在舞团学习,周末回少年宫教学。他在汲取养分的同时,也在培养学生。有一回彭武受到美国坎宁汉流派的启发,结合平日所学给孩子们编排了一段舞蹈,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屏息凝视,静静看孩子们跳完后,全体起立鼓掌,深受打动。当时一个人对彭武说:“你要坚持,这是很伟大的事业。”彭武才恍然惊觉,教育下一代,传递舞蹈精神,这也是闪闪发光的事业。

1991年,广州市妇联活动中心看中彭武,将他调入。彭武在此安心教学,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儿童现代芭蕾舞团。接下来就是招兵买马,收入第一批弟子,彭武开始他的造梦生涯。未来功成名就,异国留名的邱思婷、余丽君、陈任任、潘惠玄等人,都是彭武真正意义上的开山弟子。

但彭武开课不久,就听到了反对的声音。“小孩子跳什么现代舞,太个性了。”在“大白菜”、“胡萝卜”儿歌伴舞盛行的时代,彭武特立独行。他拒绝儿歌化,强制性地将大人理解的童趣放在孩子身上。“但我是在用美培养孩子的兴趣和专注。”彭武坚持用优雅培养优雅,用美打动美。

1994年,彭武接受邀请赴港演出。他编排节目《救救地球》,以环保为主题,发挥自身所长,编排进现代舞、古典舞、芭蕾舞元素,让孩子们尽情发挥,最后演出成功,在香港引起轰动,此后,彭武接到的邀请越来越多。而在这台演出中,彭武也有自己的思考。

每个人都可以跳舞,并非一米八以上的人才有资格舞蹈。“这才是我要寻找的方向。”彭武对这一批学生很严格,似乎将他全部心血都投注于此,彭武希望能“培养明星”,鼓励孩子出去考学。这批学生中有11人考入上海舞蹈学院,邱思婷更拿到德国曼海姆·海德堡国立音乐艺术学院的全额奖学金。

造梦是更伟大的事业,彭武用他的壮年履行了造梦者的承诺。

要把最好的自己呈现在舞台上

看着昔日自己的一个个学生出落成杰出的演员,彭武心中的舞蹈梦又重新被激活。如今的他每天都在练功,他打算重新回到舞台,重新拥抱他最初的梦想。

中国大酒店四季厅,彭武已经在这里喝了20年的早茶。

20年前,彭武的理念还饱受质疑,20年后,优雅美丽已经成为现代女性的重要标签。

压腿,提胯,踮脚尖。彭武的课堂上,孩子们要不停重复这些基本动作。和20年前不同,彭老师已经不再刻意追求技巧,他关注的是人内在的美丽。舞蹈带给孩子们独立意识和审美观念的同时,也培养了专注力和处世态度,这才是舞蹈的精神和普世价值。

学生们在这里能够快乐地学习舞蹈,是因为彭武并不把“造星”看作是其教授芭蕾舞的主要目的。

“九成以上的舞蹈学习者不会从事和舞蹈相关的行业。”彭武说。舞蹈仅仅只为一个人的出众搭下了一个平台。教了这么多年舞蹈,让自己觉得真正的成功不是那几颗现在已经在舞台上闪耀的星星,而是一大群孩子的生命从此更加美好。“舞蹈没有成为她们的职业,但她们得到了很多对生活有益的品质。”

有时彭武感觉自己不是在教孩子,看到她们从一个不懂音乐和舞蹈的孩子到能够理解音乐、理解舞蹈的魅力,从一个小胖妞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骄傲的小公主,五官也日益清晰,“我的心里只有感动”。

2014年11月15日,广州国际灯光节开幕,彭武的得意门生、法国年轻的现代舞艺术家黄则玄在开幕式上献演了长达20分钟的节目,主题叫《邂逅》。这个消息一直让彭武非常振奋。黄玄则告诉彭武,“这次的演出献给我的家乡广州,‘邂逅’这个词寓意很多,包括‘邂逅’彭老师对我的恩情。”

彭武在黄玄则身上看到了自己,“她5岁的时候来找我学舞蹈,个子矮小,身体条件不算好,但渴望和倔强的眼神让人印象深刻。我也曾被认定并不具有那种学舞之人的‘标准身材’,当时就想一定要把她带出来。”

看着昔日自己的一个个学生出落成杰出的演员,彭武心中的舞蹈梦又重新被激活。如今的他每天都在练功,不仅有意识地节食,还要每天步行2个小时以上,他打算重新回到舞台,重新拥抱他最初的梦想。

“以前跳舞总有很多束缚,但现在,我的学生就是最杰出的演员,我也很想重新回到舞台,继续追逐我的演员梦。因此,我在筹划一台演出,到时我已经成名的学生会给我伴舞,我正在教的小朋友也会出现在舞台上。这将是一台无拘无束的演出,我要把最好的自己呈现在舞台上。”彭武说。

(来源:2014年11月19日《南方日报》AⅡ06版)

地址: 荔湾区荔湾路147号 邮政编码: 510000 政府服务热线:020-12345

主办单位:广州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  粤ICP备18148043号 网站标识码:4401000089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548号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访问总数: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