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丽亲:穿一只拖鞋闯世界

来源: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 发布时间:2014-10-23 11:17:00
浏览次数:
-

万丽亲

万丽亲    一列列绿皮火车,载满了来自异乡的乘客,从千里之外开赴广州。这一趟趟的列车,承载着无数人的期望——开始新生活。万丽亲,16岁南下广东,她从这样的绿皮火车里走下来,在人潮汹涌中逐流而来,和所有外来者一样,进工厂,挣钱,改善生活。如今的她,有了自己的事业,成为了许多家乡少女眼中的偶像。一个异乡人在广州,为自己开启了一个最好的时代。

时代的选择

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她揣着父母四处借来的300元,紧紧地盯着前面堂哥的背影。在推搡中,一只脚上的拖鞋就在上台阶时被挤掉了。赤着一只脚在这列火车上,她感觉迷惘,害怕,又忐忑。

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钟陵乡。

2002年的一天,16岁的万丽亲在地里割完麦子,背着夕阳的余晖,回头狠狠望了眼生养自己的这片土地。

明天她将随着堂哥远赴广东,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每个暑假,自己和弟弟妹妹都得赤着脚在水田里放鸭子,清晨6时就得起床,赶着鸭子到水田里,直至落日余晖洒满了田间再把鸭子赶回家。她看着鸭子一点点长大,从毛茸茸还不会下水的一小只,长到胖墩墩地在水田里游来游去,鸭子长大了,暑假也刚好过完。卖掉鸭子的钱,交掉姊妹三人的学费,几乎也不剩了。贫穷的父母供养姊妹三人的生活已经不易,想买双凉鞋,那简直是奢望。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堂哥已经在屋外等候自己一起出发。

身上有300块,这是父母那几天向亲戚借的,父亲借了所有能借的人,凑成了自己此次南行的路费。口袋里还有一张皱巴巴的50元,这是奶奶悄悄给的,是老人家存了很久的私房钱。奶奶年纪大了,只能在家养养猪,加上平时几个长辈孝敬奶奶的钱,奶奶舍不得用,却留下来给自己。奶奶对她说,“这钱得拿好了,是用来‘鸡生蛋’的。”

徒步走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到了镇上,花了五块钱坐上大巴,一个小时后抵达县城火车站。她紧紧地盯着前方堂哥的背影,又忍不住回头看看身后的人群。在推搡中,费了不少劲才踏上火车,落脚后才发现,一只脚的拖鞋已经在上台阶时被挤掉了。

赤着一只脚让她无法摆脱这种局促感,在这列火车里,她感觉迷惘,害怕,又忐忑。空气里弥漫着汗臭味、厕所味,和堂哥你站一会,我坐一会儿,14个小时后,列车抵达了广东东莞站。

下车后,她急急忙忙地买了一双拖鞋给自己换上,背着行李,随着堂哥来到了虎门镇。堂哥带着她去市场里买衣服鞋子,在一家鞋店里,小丽买了人生中第一双球鞋。一副繁荣景象的东莞却没有给16岁的小丽以温暖的感觉。

工厂里的青春

第一份工作,整天手都要泡在水里,做了半年后手就烂了。第二份工作,虽然轻松,但挣钱少,让小丽觉得很不安。掌握一门技术总归是好的,于是她开始学习护发。

第一份工作,是在东莞虎门镇的一家玩具厂。原本分配到的岗位是很轻松的,不久后却因做事被批评而被换到了最差的岗位。此后,小丽越发内向了。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真的很笨,做事也做不好,说话也不会说,什么也不懂,简直就是一个土老帽。

而工友也大多和她一样沉默,在这个工厂里,大多是和自己一样年龄不大却沉默寡言的年轻人,低头做事,变成了流水线机床上的一环,在这里她感受不到友情,只觉孤独。

从早上七八点到晚上十二点,中午吃饭半个小时,此外,手一直要泡在水里,半年后,手开始变烂,堂哥看到她的手烂了,坚持不让她继续在这里的工作了。可小丽却十分不舍,这半年,即便苦点,可最多的时候能挣1400元,每个月自己花200元,其他的都寄回家,至过年时,就已经寄了2400元回去,这让家里条件改善了不少。在堂哥的坚持下,小丽无奈换到了堂哥工作的工厂。而工作的后遗症却遗留至今,洗衣服久了,手依然会烂。

因为堂哥的照顾,她的日子过得舒服了不少,休息时间变多了,但收入自然也变少了,每个月只能挣六七百元。这样的生活让小丽觉得不安心,家里的条件还那么差,自己既然出来打工,就不能这么混日子。同事小陈告诉她,有一个弟弟在深圳做护发行业,做得不错,挣得也不少。小丽觉得掌握一门技术总归是比较好的,随即决定和同事一起前往深圳。

在学习护发的一个月培训里,没有工资,只管吃住。2004年,小丽18岁,在这个花样的年纪里,她从一个工厂,换到另一个工厂,又开始了军事化的培训。长期在工厂里的封闭式生活让她性格依然不够开朗,不会讨好上司和同事,也不懂处理人际关系,当培训结束后,同事们被分派到市场已经成熟的深圳,而自己,则被派遣到没有人愿意去的广州。

堂哥对她提议说,要不就回工厂吧。小丽断然拒绝,她不甘心就这么回去。

羊城初窥

最初接下店面,一路亏损。小丽只能带着妹妹开始了在杨箕站地铁口摆地摊的生活。白天忙完后,五六点又开始了挣外快,进价一块钱的小饰品,卖五块钱三个,如此的劳累,店面总算坚持下来了。

拿着一个陌生地址,一个从未拨打过的电话号码,万丽亲开始了广州之行。

万事开头难,抵达,出站,坐上摩的,目的地南方日报社公交站。

但苦难总会过去,之后的日子里,她在护发店里开始了新生活。因为自己踏实肯做事,用心地去对每一个顾客,随后,也有许多顾客因为她而留了下来,还有不少成为了自己的朋友。

2006年是万丽亲人生转变的关键节点,她已经做了两年的店长,一个月能挣三四千元。而工作的店,则因为经营不当面临转手的困境,她就接手了。

她最初接下店面时,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顺利。当时店里预约的客人并不多,店面一路亏损。有一天,她在逛街时偶然瞥见卖小饰品的地摊上有个进货电话,忐忑地拨打了。从此,她也开始进货。为了维持店面的日常经营,小丽带着妹妹开始了在杨箕站地铁口摆地摊的生活。白天忙完后,五六点又开始了挣外快,进价一块钱的小饰品,卖五块钱三个,如此的劳累,店面总算坚持下来了,一个月后,生意开始好转,摆地摊的日子才终于结束。

万丽亲在打理自己的店面。

情冷暖世事如书

当她在老家结了婚,回到广州时,发现店里的员工都走了,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店面。跟了自己很久的两个员工,私下卖掉了店里的一些产品,走了。她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犹如一场梦,十分不真实。

几年之后,父母开始担心她的婚姻问题。

这个时候,老家的人给她介绍了一个不错的小伙子,那年刚大学毕业。抱着试试的态度,她和那位小伙子开始了联系,隔着数百公里,爱情从打电话开始。

不久后,小丽发现两人价值观相同,特别聊得到一起去。于是怀揣着不安,又带着一些许期待,她怯生生地问他:“我可能回不了家,你愿意来广州和我一起吗?”

男孩用行动来回答了她,没过多久,男孩到了广州。

那会儿她带着他去“三禾百味”,刚见面的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可恰巧不巧,店里却来了电话催她回去。她匆忙赶回去,等到再回来时,看见男孩子已经吃完了饭,拿着为她打包的饭菜,在路边等,却不曾离开饭店周围,也未曾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催促。

她看着他身影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

三个月后,他们结婚了。

那年春节,他们回家过年,亦是举行婚礼。而当她回到广州时,发现店里的员工都走了,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店面。跟了自己很久的两个员工,私下卖掉了店里的一些产品,走了。

她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无论是这一路的情谊,或者是这个空荡荡的店面,都犹如一场梦,十分不真实。

最初丈夫在广州开了个网店,生意虽然不错,可当他看见小丽怀着孕,一个人忙前忙后的时候,最终还是不忍心看她过于操劳,关了网店,帮她打理店里的生意,没想到搭配得很好。

不久前,夫妻二人谈及那段过去,小丽的丈夫不禁感慨道,“那时候的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如今,护发店在夫妻二人的经营之下,生意蒸蒸日上,在2013年开了第二家分店,在今年一口气又开了3家分店,至今一共拥有了5家店。

责任与担当

跟随着自己来做护发的亲戚朋友越来越多,她感觉到自己身上背负着她们的未来。把技术教给她们,改善她们的生活,这是万丽亲如今正在做的事情。在小丽的卧室里,贴着她与员工的五年计划。

5个店面,20多位员工,其中90%的员工皆是来自江西老家的女孩。把乡亲们辍学的女儿们从老家带出来,把技术教给她们,改善她们的生活,这是万丽亲如今正在做的事情。在这些女孩的眼里,“老板娘亲切、人好,特别有规划,跟着她能学到不少东西。”

随着肩上责任的增加,压力也随之而来。她没有办法像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一样,把压力说出来,找人倾诉,发泄情绪。她是员工眼里的榜样,家人眼里的支柱,这些压力只能自己默默消化。

母亲看到小丽这样,常常会忍不住抹眼泪,她觉得自己亏欠小丽很多,“别人家的父母都是给孩子钱,让孩子过上好生活,我们不仅没有,还一直让她支援家里。”每每想起过去的日子,母亲总是泪盈于睫,小丽是她最值得骄傲的女儿,懂事,有担当,如今也小有成就。

今年,万丽亲28岁,在广州拥有两套房产、一辆车,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即将把户口迁入广州,从此就能当一名真正的广州人了。现在为了送大女儿上学,每天7点就要起床,继而去店里忙生意,等到回家已经是10点多钟。

就是那一刻,万丽亲才觉得自己真的是有点累。

好在还有朋友,初来广州时不自信没朋友的她,现在已经把不少顾客变成了自己的朋友,遍及各行各业。也有不少顾客将自己刚毕业、对生活尚有些浮躁的孩子带来店里和她聊天,听她讲自己这一路的故事,受一些教育。就在采访当日晚上,她将参加一场晚宴,这在她初来广州时,是想也不敢想的。

在广州,她寻到了她的梦。

(来源:2014年10月23日《南方日报》AⅡ08版)

地址: 荔湾区荔湾路147号 邮政编码: 510000 政府服务热线:020-12345

主办单位:广州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  粤ICP备18148043号 网站标识码:4401000089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548号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访问总数: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