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花:十二年从中专生到律政佳人

来源: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 发布时间:2014-11-26 14:39:00
浏览次数:
-

陈小花

陈小花

出庭后,陈小花(左三)与当事人走出法院。

出庭后,陈小花(左三)与当事人走出法院。

当律师陈小花带着自己的律师助理上庭时,她不时仍会想起自己作为律师助理到律所报到的那个下午——2002年中专毕业,不满21周岁的陈小花从上海坐了两天的火车来到广州,在此之前她从未奢想过一个普通的中专生也可以到律师事务所工作。

陈小花个子不高,站在大街上很不起眼。可一旦走进法庭,坐到律师席上,她便光彩夺目。

在广州奋斗十二载,“用专注的心,做专业的事”是陈小花坚持的信念。凭借这股劲头,她一路过关斩将般“逆袭”,先后通过自考大专、本科、司法考试,最终成为一名执业律师。

最好的奋斗时光

更强烈的自卑感来自学历差距。周围的同事都是科班出身,而她自己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中专生,那种落差她形容为“就像穷人到了富人区”。“起点不如他们,能力不一定比他们差,”陈小花告诫自己,她只能付出更多的努力。

2014年11月18日,陈小花接回安检员手上的律师证,走进越秀区人民法院的大门。

当天下午是一起医疗纠纷案开庭,陈小花作为被告代理律师出庭。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差不多14:15,抻了一下米白色的西装外套,便径直走向206法庭。书记员已就位,她疾步走到被告律师的席位,从包里取出一厚摞材料和一支黑色水性笔,将律师证递交给书记员后,陈小花习惯性地抬头看了一眼法庭正中央的国徽。

她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出庭了,只记得距离第一次上法庭已经有十二个年头了。这十几年的时间对她来说是一场华丽的蜕变:从一个只有中专学历的律师助理成长为一名干练的女律师。

现在被人叫做陈律师,陈小花已经习以为常。而初到律师事务所时,客户称呼她陈律师,她总是羞涩地跟人家解释,“叫我小花就好。”

2002年中专毕业,不满21周岁的陈小花从上海坐了两天的火车来到广州。报到当天,陈小花只知道自己要找梁文永律师。还没见到人,她就接到梁律师的电话,口授让她起草一份协议书。她掏出纸笔扔下包就干了起来。“那感觉比考试还要紧张。”

初时的艰辛陈小花记忆犹新。上班第3天,陈小花就被安排到天河区法院立案。第一次没有带所函;第二次原告身份证只复印了正面没有复印反面;第三次当事人的死亡证明要原件而她带的是复印件;第四次立案成功,但是办案人员当着很多人的面丢给了她一句,“以后叫你的律师来。”听到这样的话,陈小花既委屈又自卑。

最初工作的那几年,是她人生状态最好的一段时间。陈小花总是办公室里去得最早,走得最晚的。她不敢偷懒,一有时间就埋头钻研案例;忙起来,常常忘记喝水,吃饭也从来没有寻着正点。为了立案或者见当事人,陈小花跑遍了广州的大街小巷。夏天的时候就顶着大太阳,拿着地图到处跑,即使身体不适她都没有停下来过,好几次差点晕倒。

那段时间,她是痛并快乐着的,事情很多,然而每一件事却都是来之不易的磨练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成就感一点点积累,并支撑着她更有激情地做事。她慢慢地变得自信起来。

用专注的心做专业的事

她对助理的要求很多,“人品要好,不能铜臭味过重;要独立、要为当事人负责。”“用专注的心,做专业的事”。而这些也正是她这十多年来从事律师行业的职业信条。

2006年陈小花自考拿到了中山大学的本科,2008年通过了司法考试,在此之前的6年时间里,陈小花一直给律师做助理,直到2010年她拿到了律师执业证,如今她已开始带自己的助理。

她对助理的要求很多,“人品要好,不能铜臭味过重;要独立、要为当事人负责。”而这些也正是她这十多年来从事律师行业的职业信条。

1995年陈小花的中考成绩828分,超过阳江一中录取线20多分。她原本可以接着读高中,但当时爸爸生意失败了,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小花执意报考了中专,想着尽快毕业工作赚钱。个性要强的陈小花报考了当年分数最高的上海港湾学校。“即使读中专,也要读个有挑战性的。”

陈小花把这种自立自强的性格带到了工作中。她始终以带自己的律师为标杆,保持律师应有的独立。“我们的价值观是用法律手段追求公平正义,不一定要赚很多钱,律师还是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而这种本分在陈小花看来,就是对当事人负责,在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同时在复杂错综的关系中尽量保持公正,维护法律的尊严。

说到律师职业道德,陈小花回忆起一件让她自豪的事,“我独自代表当事人去洽谈一个合作项目,对方当事人主动示好,称其公司及其下属几家子公司都准备请我做法律顾问,对方财雄气壮,诱惑相当大。”

“当时,我完全可以顺着他的话立刻将几家单位的法律顾问聘请协议确定下来。但成为他的法律顾问,那我现在洽谈的项目肯定会受到影响。最后我还是拒绝了,我必须将我的当事人利益放在第一位。”

同学评价她,外表强大,内心柔软。碰到一些看上去很可怜的当事人,陈小花的律师费从不肯要高价。“好的律师要有同情心,要真心实意地帮助当事人,不论他们是农民工还是达官显贵,律师最终还是要维护公平正义的。”

第一次立案败诉后,陈小花难受了半年多。她觉得是自己做得不完美,没有为当事人争取到相应的权益。这种对当事人负责的态度,激励着她不断地寻求突破。

陈小花的微信签名是这样的,“用专注的心,做专业的事”。她把这种专注融进了对律师职业道德的每一次坚守中。

3次瓶颈期后从稚嫩变成熟

12年的从业经历中,她遭遇了3次瓶颈期。有段时间最忙时,她一次同时跟5个案子,很痛苦。她觉得自己不适合,能力不足。于是给带她的律师发了一封邮件,提出辞职。

对每个初入律师行业的“新人”来说,职业倦怠是无法回避的“对手”。对中专学历的陈小花来说,这种冲击来得更为强烈。

陈小花职业的第一次瓶颈期出现在2002年9月,那时她才开始工作不满半年。当时在跟一个“很痛苦”的案件,当事人是一个被医院鉴定为精神病的人,他觉得医院侵犯了他的人权,要和医院打官司。“接手这个案子后,我被那个人折磨得都快成精神病了。我有时夜里做噩梦都梦见他”。

其实这只是一个导火索,更深层次的原因来自她超负荷工作的巨大压力。那段时间最忙时,她一次同时跟5个案子,所有案子的当事人都找她,搞得她很痛苦。她觉得自己不适合,能力不足。于是给带她的律师发了一封邮件,提出辞职。但她的辞职没有得到批准,律师建议她试着去理解当事人,坚持做到年底再看看。

年底接了制衣厂工人讨加班费的案子,虽然陈小花只是帮他们讨到了部分加班费,但是这次胜诉让她多少有了些成就感。“在这之前差不多都是败诉的案子,那时候最害怕去法院拿判决书。”靠着这点成就感,她战胜了最初的迷茫。

2006年,她的上司找来几位朋友准备组成一个团队,安排陈小花做协调工作,类似于小主管,负责协调律师之间的关系,不用再出庭。中专毕业的时候她没有想过能当律师,但工作了这些年,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份工作,她只想要出庭。这是第二次瓶颈期,那段没有开庭的日子,她常常打不起精神。

2011年,小花面临职业转型机会,一家服务多年的法律顾问单位领导希望她通过公招进入那家单位,工作稳定且收入高。那段时间恰好是她的自我怀疑期,她觉得自己的专业知识不足,一直在用以前摸爬滚打的经验,知识上没有更新,所以想试着转换工作环境,改变工作状态让自己积累不同的经验再重新出发。最后,基于带她的律师的鼓励,她还是留了下来,继续从事律师职业。

律师行业竞争异常激烈,有的律师奋斗多年依然疲于奔命,有的律师却能在短短几年内取得财富和荣誉的双丰收。当年和自己同期实习后出来单干的律师,已经成了给别人发工资的“老板”。“我告诉自己别为这些干扰,一门心思想着提高知识和能力。”

经历了这三次职业上的瓶颈期,陈小花破茧而出,在知识结构和专业素养方面,从稚嫩变得愈发成熟,接的案子越来越多,从业也愈发得心应手。而这期间,人身损害司法解释、劳动合同等法律制度建设也不断完善。

想读研寻求专业新突破

在法庭上遇到水平不高的律师,她一方面会庆幸自己的案子有希望赢了,但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样的律师会影响整个行业的形象。她告诫自己坚决不能成为让对方当事人轻视的律师。

“时光飞逝,我从当年那个让父母骄傲的孩子变成如今让人担心的,我真的欠父母太多……”这是重阳节当天,小花在朋友圈的一条状态。1981年出生的陈小花今年已经33岁了,至今尚且单身的她觉得自己让父母担心了。

刚来广州时陈小花和同学一起合租,慢慢的同学都结婚有家庭了,从2004年开始,她就一个人租房住,2009年小花算是在广州大桥附近有了自己的房子。这么多年来,“闺蜜结婚后就成了别人的蜜了。”这种滋味让陈小花感觉复杂。

读书时,陈小花性格比较男孩子气,同学都把她当哥们。毕业后,在广州边工作边准备自考,没有太多时间谈恋爱。“人生最好的时光过了,很多东西就不会主动去找了。年纪大了之后,就很倦怠。”

陈小花说要先成家再立业,这个道理她懂。“还是要尽快成一个家。”对于男朋友她没有过多的要求,只要和她一样,有上进心、善良和孝顺,就够了。

难免会焦虑,但她仍然憧憬着自己的幸福,“一般人都觉得女律师很强势,但实际上抛开工作,生活中我是一个很随和的人。”更何况,因为从小跟着奶奶学做菜,陈小花还烧得一手好菜。

梦想关乎家庭,也关乎事业。

这些天陈小花在反思自己的职业生涯,发现有一段时间自己是在麻木地、被动地做案子,浪费了时间。法律是不断更新的,作为律师必须要主动掌握新动态,否则不进则退。她计划脱产到校园里读研究生,这并非是工作需要,只是她要到高校静心读读书,争取在专业知识上有所突破。

“身边的律师真正专业化的还是少数,更多的是万金油。”多年来,在法庭上遇到水平不高的律师,她一方面会庆幸自己的案子有希望赢了,但另一方面,又觉得这样的律师会影响整个行业的形象。她告诫自己坚决不能成为让对方当事人轻视的律师。

下一个目标,陈小花想要转型成为专业的律师,有自己的专业方向,对某一类案件具备丰富的法律知识和经验,不能“拿着一本民法去忽悠所有的当事人”。

即使从一个中专生变成了一名律师,陈小花还是觉得自己不算成功,她理解的成功是最起码有能力去无私地帮助一些人。没关系,反正她还年轻,她说她想攒些钱,在将来做些纯公益的事情。

(来源:2014年11月26日《南方日报》AⅡ06版)

地址: 荔湾区荔湾路147号 邮政编码: 510000 政府服务热线:020-12345

主办单位:广州市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  粤ICP备18148043号 网站标识码:4401000089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548号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访问总数: -人次